五大联赛:《战火兄弟连- 地狱公路》全剧情对话翻译

作者:zaku2-fz

按有标题章节划分,所有带字幕动画对话均翻译(医院例外,战斗中字幕对话也翻译),人物名字保持原样,粗口默认打开.欢迎高手纠正疏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序幕
旁白:在以前的兄弟连中。五大联赛:《战火兄弟连 。。
密苏里,五大联赛:《战火兄弟连 布莱顿,1931年10月30日
BAKER:在我父亲去世前,他告诉我每个士兵都有两个家:一个你成长的家,
法国,挪曼底上空某处,1944年6月6日,D日1点31分
       另一个伴随着你出生入死的家。我从未要求成为班长。
MAC:BAKER!站到门边!
BAKER:但是我别无选择。
BAKER:我不记得上次没有梦到挪曼底发生的那一切是什么时候了—-当一切都还好的时候。
ALLEN:所以,你是说我不能在英国典当这东西?
GARNETT:ALLEN,枪身侧面刻着“送给MATTHEW”。
ALLEN:那又如何?在英国大概有数不清的叫MATTHEW的人—-都想要把俗气的银色手枪。
GARNETT:让我瞧瞧。
GARNETT:真见鬼!这枪有一吨重。你能用它在超人身上开个窟窿。
ALLEN:没什么东西能给超人轰个窟窿。
LEGGETT:那枪就能。
BAKER:那些我无法忘怀的梦。。。。
LEGGETT:BAKER!
LEGGETT:我很抱歉。
BAKER:LEGGETT,发生什么了?
BAKER:真相让他痛苦万分,然而他一直保守着秘密直到任务结束,直到他生命结束。
BAKER:那里造就了一些英雄。
COLE:我们等烟幕升起来。如果有尖叫声,开枪打。如果有德语尖叫声,再给我打。
BAKER:在我们挪曼底胜利后发生了许多事情,之前也发生了许多。
密苏里,布莱顿,1931年10月6日
年幼的BAKER:妈妈说我不能收下这个,对不起,爸爸。
法国,靠近卡伦坛的30高地,1944年6月13日,D日+7天,15点18分
HARTSOCK:持续开火,我们就不会死在这里!
BAKER: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。
HARTSOCK:你认为你还能重获信任吗?
BAKER:毫无疑问。
BAKER:有谁在前线中弹吗?
HARTSOCK:哎,你知道LEGGETT的事吗?
BAKER:知道。
HARTSOCK:不,没人中弹–该死的奇迹。
BAKER: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,而我们才刚刚开始。

[$HR getPages$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损失”
荷兰,艾恩霍芬,1944年9月
CORRION:他在哪?有谁看见他吗?
COURTLAND:我在这烟雾里什么该死的东西也看不到。眼睛熏的痛!
CORRION:继续找!
士兵:抱歉,中士。。。。
BAKER:别道歉,你作的很好。
士兵:她,她安全逃出去了吗?
BAKER:是,是的,她没事。
士兵:骗子。
HARTSOCK:他死了,MATT。。。他死了。看着我!
HARTSOCK:我们快走,MATT,跟着我。
HARTSOCK:从下面钻过来!我们得快!
HARTSOCK:妈的!小心!
HARTSOCK:妈的!还有德国佬!蹲下!
HARTSOCK:开枪,MATT!快开枪!
HARTSOCK:持续射击!我要过去了!
三天前
BAKER:究竟是什么造就一名伟大的士兵?是他的头脑,还是他的心灵?我爸爸在我7岁那年在早餐桌上问我这个问题。我记得很清楚,因为他从没告诉我该死的答案。他是我认识的最聪明的人,但当我在他身边时总感觉象个混球。
兰姆斯贝利空军基地,1944年9月16日
FRANKY:。。。而且他不停的说我如何看起来不象18岁!
BAKER:你是看起来不象。
FRANKY:嘿,我知道,是的。嘿!你认为你能为我找CORRION谈谈么?
BAKER:SAM?为什么?
FRANKY:他似乎对我有成见。
BAKER:我会试试看能做点什么,FRANKY,别担心。
MCCREARY:你自己刷的漆吗,憨豆?
FRANKY:别叫我憨豆!
DAWSON:所以,你是说,你不知道关于那手枪的胡说八道?
COURTLAND:没什么好说的,DAWS’。只有那些家伙们编的一些狗屎。
DAWSON:你信吗?
COURTLAND:很多人都死了,伙计!别再多此一举。
DAWSON: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,COURTLAND。
COURTLAND:嘿,CORRION!我们13点钟还去靶场吗?
CORRION:啊,是的,等会和你谈,JACK。
CORRION:他太年轻了。
BAKER:嘿,是有点擦边球,SAM。。。可是要说的话他很杰出!完美的枪法!那孩子在50码距离上击中了一分硬币—一分硬币!
CORRION:可是他完全没有战斗经验。
BAKER:每个人都有补充兵,而我们有很优秀的一位。好吧,我个人会给FRANKY作保。
CORRION:希望你是对的。
HARTSOCK:我要你找些油漆来,JAS’。
JASPER:当然可以!我会给你偷些来,中士!
HARTSOCK:是征用,列兵。
JASPER:我们要漆什么?
HARTSOCK:我们担任进攻矛头,JAS’。等我们上去时得显得精神点。
JASPER:照办!
ROSELLI:你为什么要那么说?他就在那儿!
PADDOCK:退后,穆斯林!没人想和你说话!
ROSELLI:向天发誓,PADDOCK,我受够你屁话了!
HARTSOCK:这里他妈的发生什么了?
CAMPELL:哎,呃,PADDOCK说了些让他听起来很象真正男人的废话。。。。
HARTSOCK:要是我在你们之中任何人身上看到一块天杀的淤伤,就会让他去炊事班加扫厕所一个星期!我知道这让人沮丧,我知道我们都迫不及待。只是要明白事情没那么简单!
ROSELLI:也许就该那么简单。
FRIAR:也许你该提醒下蒙哥马利将军那事。
ROSELLI:带笔了没?
HARTSOCK:计划是一样的,伙计们。我们打穿德军防线,打通直闯柏林,痛揍希特勒的脸,结束战争然后在圣诞节前回家。
FRIAR:嘿,PADDOCK。
PADDOCK:你想怎样,小子?
FRIAR:是这么着,如果你想打牌作弊,确保别用两张黑桃Q!
ROSELLI:噢,你这狗娘养的,PADDOCK!
HARTSOCK:嘿,JAS’!
JASPER:在,RED!
HARTSOCK:你按我要求的漆了车没?!
JASPER:照办!
COURTLAND:MAC还跟在COLE屁股后面团团转?
MCCREARY:哎,他让他当上上士了。
COURTLAND:还有谁对此感到一点点奇怪吗?那就好象是看见你的前上司之类的。
CORRION:COURTLAND,MAC带领我们从人间地狱中闯过来了。我们欠他许多。
JASPER:你不会想知道我为了弄到这个使了什么手段的。
CAMPBELL:你确信这合适么,RED?
HARTSOCK:哎,我们都带上了无线电呼叫信号。
BAKER:这能帮助我们把吉普车笔直的开。
JASPER:并且还能用我们的恐怖动物园动物撞死德国人!(模仿德国人腔调)小心!一只斑马!
HARTSOCK:斑马是凶猛动物!
CAMPBELL:嘿!剑鱼厉害的多。有次我朋友NATHAN手掌被它刺穿—那是嘴吗?等等!那另一半是什么?
CORRION:大嘴鸟。
CORRION:嘿,它会把你该死的眼珠都啄出来,伙计。
BAKER:好了,好了!伙计们。。。我不做演讲–那通常是MAC的活–但是明天我们就要去荷兰,并且打通一条天杀的高速公路。所以,收拾干净,好好睡觉,那在很长时间内将会是我们最欠的。
MCCREARY:离地面太他妈近了!
HOLDEN:我们会没事的!
MCCREARY:你怎么知道?!
BAKER:究竟是什么造就一名伟大的士兵?是他的头脑,还是他的心灵?
ZANOVICH:快!快!把吉普车开出来!我们要赶紧联络!

[$HR getPages$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市场行动
“W”着陆点-荷兰,桑市北面,1944年9月17日
BAKER:好了,我们在这里有两重任务:确保要到来的滑翔机着陆点的安全–你SAM,ZANO也去–而且还要从某个叫NICK什么的人那里获得一份报告,他是荷兰抵抗组织的人,在这附近某处的农场附近。
DAWSON:是那座农场吗?
BAKER:是的,就是它。我,JASPER和CONNOR去。我们会带上机枪,行动!
NICOLAAS:你好,我是NICOLAAS,我是来帮助你们的。给,我准备了份地图。不算多,但我设法找到了一些德军阵地。快,我们没多少时间。
JASPER:哇!他英语说的真好。
NICOLAAS:啊,是,是的。我们得非常小心,德国人就在墙的另一边。
NICOLAAS:现在,我得回到我儿子PIETER身边了。他非常渴望溜走去作战,而且只要我不快点回家。。。。我恐怕他就会那么干了。祝你好运,BAKER中士。
MAC:BAKER!
MAC:MATT!我听说他们让你们这些家伙去侦察了。没想到你们会等在我们的空投地点。长官!这些人中有的曾经作战于—
COLE:BAKER?是的,我记得。我不是很擅长记名字,可是自从D日后你的名字可是听了个够。你们来了可帮了大忙。师部将有大量滑翔机到南面,我已经无线电联络了你的一辆吉普车在这里等你们。
ZANOVICH:在荷兰,按喇叭仍然意思是快他妈给我让路!抱歉,长官。
HOLDEN:我们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出发,中士。
HOLDEN:我们的情报有多准?我们确信会有德国人袭击滑翔机吗?看起来是场愚蠢的行动。
ZANOVICH:我们不确定。那就是为什么称之为“侦察”。
HOLDEN:噢,是啊,我知道那些细枝末节,我们以抢先送死的方式保护高官。我理解。
ZANOVICH:HOLDEN的真理。
HARTSOCK:我们在联络上SINK以后设法把武器弹药都集中起来了。他,呃,命令我们跟随他到桑镇和506团回合(CORRION叫道:告诉他吉普车的事!)
HARTSOCK:我们坠毁的时候,我的吉普车撞了下。(身后CORRION怪叫:他撞到一棵树上!)
HARTSOCK:哎,那时方向盘不太对劲。
CORRION(模仿HARTSOCK语气动作):噢,不!那么显眼位置的一棵树可能是一名伪装的德国人。隐蔽,伙计们!我会救大家的!
HARTSOCK:走吧,伙计们!
BAKER:SAM CORRION在战前在乔治亚洲奥古斯塔一家纺织厂工作。就我所知,他从不抱怨或者质疑我给他的命令。然而,还

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